一“管”到底水自清 德清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探索

来源:杭州日报2015-03-30 查看数0

掀开家门口的水井盖,52岁的徐金土弯下腰,直接把头探了进去。管子里的水流清澈,只有几片落叶,被他顺手捞了出来。

水井盖挨着徐金土家的门口,下面铺着长长的污水管网,一头接进家里,一头连着去年7月新建成的污水处理池。这根埋在地下的管子,仿佛是看不见的清洁工,让徐金土和他的村庄告别了污水横流的过去。这让他感到满意。

盖上井盖,徐金土站起身,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背影后面,不远处,是春天的莫干山。

“民宿村”让人捂鼻子

徐金土是德清县莫干山镇劳岭村村民。一年前,他家的生活污水、厨卫废水,都排放到家门口自己建的化粪池。“挖个大坑,填点泥土、砂石,上面再种些植物,老底子村里各家各户的污水处理大都这样弄。”

旧的化粪池,服务了徐金土一家10多年,不过徐金土几乎不打理它。“排进去的污水不满出来就行,干嘛还要多此一举,整天去清扫?”

至少到去年初,徐金土还这么认为。劳岭村村主任姚志华说,原来村民的环境保护意识不足,还会出现垃圾乱倒、污水乱排等现象。

“村里民宿众多,尤其扎堆在鸭蛋坞自然村,有29家。游客一多,污水排放量自然增多。”姚志华说,去年5月,由于鸭蛋坞自然村的老旧化粪池污水处理不及时,又没人打理,垃圾、树叶等杂质堵住了排水口,时间一长,就有酸臭味,非常难闻。

“夏天晚上开窗透个风,就能闻到大老远飘来的臭味。污水井边苍蝇乱飞,想乘凉都浑身不自在。”徐金土说,那段时间,村民游客路过这里,几乎都要捂着鼻子,屏住呼吸,快步离开。

农村有了“清水”管

好在这一切,在去年6月有了改变。

2014年6月,德清县政府拨出专项资金,更新农村污水处理设备。6月下旬,劳岭村开始统一建设新的污水处理池。

“位于鸭蛋坞自然村的全县最大的农村污水处理池是去年10月完成建设的。”姚志华介绍,污水经管网流到检查井后,经过初步沉淀、过滤,再流进污水处理池,然后完成二次生物过滤,达到排放标准,才会排到地里。

姚志华说,接上这套污水管网后,村民家的生活污水、厨卫废水就不会再直排到小溪。

在劳岭村,像这样规范化的污水处理池共新建了9个,已为村里291户人家提供“清水”服务。不仅如此,村里“洋家乐”等民宿,还建起了隔油池,方便厨房油污的过滤和分离。

感受最深的莫过徐金土。“说实话,经化粪池过滤后的污水并不像理想中的那样干净,多少会有垃圾、杂质。排到水里或地里,会造成二次污染。”徐金土指着新建好的污水排放口说,“你瞧,现在排出的水是不是很清?”

如今,流经徐金土家门前的小溪清澈见底,溪水拍打着小石子,发出“哗哗”的响声。老徐最喜欢的,就是坐在新建的景观亭里和家人聊天,看着一波接一波的游人来莫干山游玩。

自从家里接进了新的污水管网,徐金土每天还多了项义务劳动。“自家门口做好清洁工作,并时刻关注排污口有没有被堵住,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闻不问。”他笑着说,村里环境变好了,这份“新工作”做着也带劲。 “管道通村”难度大 事实上,这项不让农村“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的惠民措施,在推行之初,也遇到过不少困难。

在污水管网铺设过程中,会碰到“找不到具体施工位置”的尴尬。在莫干山脚的高峰村施工时,工程人员就遇到了很多波折。尽管施工图纸已经标注得非常详细,但由于村域面积大,在施工过程中,施工队却没能在实地找到管道路线的确切位置。

最终,施工队翻了《莫干山镇高峰村田青坞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图》,又经过反复比对,来回勘测,忙了一下午,才实地找到了地图上所标注的位置。

比起技术上的难题,让所有村民配合管道铺设成了一项更大的难题。由于污水管网大多途径村民家门口,要挖开路面铺好管道后再填上,“村民多多少少会有抱怨,担心会不会弄破水管,或者根本不愿意在家门口施工。”德清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项目推进负责人崔连勇表示,刚开始,很多村民不清楚这一工程的好处,生怕自家的菜园或自留地因为施工而被破坏。

对于奔跑在一线的德清县农办工作人员来说,繁杂的基础性工作,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去年3月底,《德清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规划》通过审批。为了能因地制宜设计污水管道走向,工作人员在随后的3个月里,跑遍了德清首批确定要铺设污水管道的57个村子。

“德清11个乡镇中,10个乡镇都有污水管网工程,工程量大。加上村与村之间又比较分散,更增加了工作难度。”崔连勇说。 “五位一体”长效管理 一根管道接到底,让农村污水处理更加规范和标准。

据了解,去年,德清投入1.3亿元,完成了全县57个村污水的截污纳管,578公里的污水管网铺满全县,473座新建的污水终端治理设施遍布每个村的各个角落。

在污水管网背后,德清还接上了一套“五位一体”的农村生活污水长效运维管理机制。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县、乡镇(开发区)、行政村、农户、第三方运营方’这5个主体,加强对已建设施的正常运行与长效管理,并形成互补。”崔连勇介绍,县里落实考核监督职能;乡镇负责辖区内设施的运行维护监管工作;村里做好日常设施管理维护工作;农户自己管好自家门前包干区;企业负责一体化设施的日常运行管理。

“以往农村污水治理,容易‘各自为政’。自己的排污管堵了,村民不会修。村里要造先进的排污设施,又不一定拿得出钱。很多花高价造的污水处理设施最终成了摆设。”崔连勇表示,“五位一体”,大家各司其职,目的是促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长效运维管理的规范化、专业化。

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罗安程表示,德清在农村污水长效监管方面,能将老百姓和第三方纳入责任主体中,不仅“包干到户”,还有专业团队解决技术难题,这样的探索,值得借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