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每年发生心脏性猝死54.4万例

来源:2020-01-17 查看数0

每年我国心脏骤停患者约有50余万人次,一旦骤停4到6分钟后,人体大脑会发生不可逆的损伤,甚至导致死亡。为此,政府部门在公共场所投放不少自动体外除颤器(AED)。“但总体而言,对于心肺复苏技术的普及及AED的管理,还需要不断完善。”1月15日,在上海市2020年两会上,上海市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青浦分院外科副主任沈伯明说。

AED——能与死神“赛跑”的机器,正越来越多进入人们视野。近日正在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多位人大代表建议推动布设AED并加大急救培训力度。

能利用“黄金4分钟”的AED普及远远不足

AED——自动体外除颤器,是可被非专业人员使用的抢救心脏性猝死患者的医疗设备。

“目前抢救成功的病人中十有八九都是因为用了AED。”北京急救医疗救援中心资深专家贾大成介绍。统计显示,深圳自2017年10月全市投放AED以来,已通过AED先后挽救12个人的生命。仅2019年12月以来就通过AED成功挽救4名心搏骤停患者。

《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显示,估计我国每年发生心脏性猝死54.4万例。有数据表明,当前,在院外发生的猝死救治成功率只有1%左右。

医学研究表明,在最佳抢救时间的“黄金4分钟”内进行心肺复苏和除颤,有很大概率能挽救生命。如果能在1分钟内完成除颤,成功率可达90%;3分钟内进行,成功率达70%;每延误1分钟,成功率就会下降10%。

然而,无论公众对AED的认知还是设备普及率,都还远未达到理想水平。记者走访北京望京、建国门、国贸等多个枢纽地铁站,都未看到AED设备。北京地铁系统工作日日均客流超过1000万人次,近年来也出现过乘客猝死事件,但问及AED设备,工作人员都表示“不知道什么时候配”。在北京百余家大型商场中,也只有北京市百货大楼等区区几家配置了AED。

据悉,截至2018年,在全国范围内AED安装约15000台,平均每10万人口约1台。这与国际发达国家平均每10万人口几百台的差距较大。

此外,不同城市的AED配置率差异较大。据统计,目前,深圳和上海是国内AED配置最多的城市。深圳计划由政府财政出资购置5000台AED,并于2020年底前完成采购安装。上海市公共场所AED数量已超过1000台,但在其他一些城市,AED配置数量只有几百、几十,甚至是个位数。

AED推广难点在哪里?

AED推广难首先是强制性不足。记者了解到,目前一些城市虽然针对公共场所安装AED出台了相关条例,但都以鼓励和倡导配备及使用AED为主,并非强制性要求。

此外,资金来源也是阻碍AED推广的一个重要因素。业内人士表示,当前,AED价格大幅下降,一台设备10年前大概要4万元~5万元,现在2万元左右就足够了。后期维护也比较简单,几千元就能下来。但是,在不少单位看来,这笔费用的支出也是负担。当前,很多AED的投放都来自个人购买,以及企业或红十字会捐赠。

即便如此,很多单位和公共部门仍对铺设AED持怀疑态度,有些干脆拒绝接受。在他们看来,配置AED除了需要承担后期设备维护及培训,更重要的是需承担相应的急救责任,存在不少风险。

另一方面,即便有了设备,“不敢用不会用”的矛盾突出。记者在商场和地铁站周围随机询问数十位行人,是否了解并愿意使用AED,50%的人表示听说过但不会用且不敢用,仅有20%的人称接触过。

以广州为例,就这一“救命神器”的知晓率而言,在广州究竟有多高?记者兵分三路,随机采访了25位市民,然而得到的大部分回答是不知道,仅有3人知道AED急救设备的用途,而且这三人也只是知晓,并没有接受过实际AED培训。

专家表示,由于绝大多数公众对AED的认知水平较低,不会使用的情况普遍存在。另外,对民法总则规定的相应条款了解不够,不敢使用的情绪广泛存在,导致公众对使用AED等急救设施救人缺乏主动性和积极性。

国家卫健委称正推动普及AED入法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明确提出,完善公共场所急救设施设备配备标准,在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和机场、车站、港口客运站、大型商场、电影院等人员密集场所配备急救药品、器材和设施,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

前不久,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也明确,公共场所应当按照规定配备必要的急救设备、设施。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认为,将公共场所配备急救设备设施写入法律,为落实健康中国行动相关要求提供了法律保障,将促进有关部门确保资金到位、明确管理责任、加强人员培训,共同推动提高公共场所急救设备设施普及率。

国家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与相关部门共同推动AED的配置和普及使用,科学规范指导AED铺设使用,在公共场所合理配置AED,有效保障施救人的合法权益。目前,正在积极推进立法进程,并从多角度开展相关研究,助力AED普及。

在加强AED的使用培训方面,据悉,北京、天津、广东、海南、重庆等11个省市开展互联网+院前医疗急救试点工作,鼓励利用信息化手段,探索提升AED使用率,拓展急救常识技能培训范围。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9年-2030年《健康中国行动》,预计到2022年和2030年,取得急救培训证书的人员将分别达到1%和3%。同时按照师生1:50的比例,对中小学教职人员进行急救员公益培训。

完善公共场所急救设施设备配备标准,在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和机场、车站、港口客运站、大型商场、电影院等人员密集场所配备急救药品、器材及AED设备。每5万人配置1辆救护车,缩短急救反应时间,院前医疗急救机构电话10秒接听率100%,提高救护车接报后5分钟内的发车率。

据报道,日前,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组织召开了公共交通场所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的推进会,试图加快解决火车站、地铁站、交通枢纽等公共交通场所AED的配置问题。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来北京市的每个地铁站都需要配备AED。

同时,对AED的宣传力度将加大,特别是在交通运输、矿山、旅游、教育、消防等相关高危与社会服务行业大力开展群众性的救护培训,普及心肺复苏技能及AED的使用方法。

贾大成呼吁,既要有政府自上而下的主导,也要有企业配合和公众参与。“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最终为医务人员赢得时间,为患者赢得生命。”

各地“救命神器”立功案例

“宝宝乖,快看妈妈,妈妈在这里……”2020年1月14日下午,年轻的妈妈吴婷(化名)坐在家里的床边上温柔地哄着孩子,不到两个月大的女儿望着她,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光。

谁也不会想到,就在一个多月前,年仅32岁的她在生产期间遭遇了有“孕产死神”之称的“羊水栓塞”,母女俩都命悬一线。为了挽救吴女士的性命,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拿出了一台“救命神器”,最终帮助她挽救了生命。据了解,这是重庆市首例“救命神器”成功抢救“羊水栓塞”患者的案例。

2020年1月13日上午,合肥高铁南站一楼大厅内,一位中年女士匆匆跑向工作人员,表示她的父亲晕倒了急需救助。工作人员立即联系医护人员赶来,经过快速判断为心跳骤停后,医护人员对老人实施心肺复苏。心脏按压的同时,医护人员表示需要AED设备,在场的志愿者立刻与站内红十字急救员联系,随后急救员将AED送到现场。当施救人员将电极片放在病人指定位置,机器提示“病人仅需要心肺复苏,不需要心脏除颤”,经过病情识别和指示音提示,施救人员跟着节凑继续实施心肺复苏,最终老人成功恢复了心跳,并由及时赶到的救护车送往医院进一步救治,整个过程持续时间约10分钟。

实际上,这已不是AED第一次在安徽公共场所抢救生命。2018年以来,已有3起案例,且施救者均参加过红十字救护员培训。

近日,发生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食堂内的一起心脏骤停事件,展示真实专业的急救现场,2019年12月30日,一名老人突发心脏骤停而倒地,同济医学院的学生们迅速做出反应,立即对老人进行按压复苏抢救,全程没有一丝的慌乱,周围的学生自觉让开一条通道,维持现场秩序,直到4分钟内医护人员赶到接手后续工作,成功把老人救醒后,送上急救车前往医院治疗。让这名幸运的老人成功苏醒的,不仅是同济医学院学生们的专业急救常识,还有华中科技大学校园内上线的“救命神器”AED。

AED何时才能普及推广

心脏骤停是当今人群中高发病之一。豪不夸张地说,几乎每分钟都在发生一起猝死事件——也许发病在公共场所,也可能发病在工作岗位,也有可能发病在行程途中……因此,不仅要在公共场所配备“救命神器”(AED)设备,更需在广大民众中普及救命知识。

首先,各大、中学校要开设救命知识课。大、中学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接受能力强,学习知识快,让他们学习和掌握有关急救知识,不仅能传授给家人,而且当遇到突发病人时,能及时、正确地进行施救。

二是,各级组织要加强对广大民众救命知识的培训。医疗卫生单位要结合开展的“三下乡”活动,深入农村对广大农民朋友传授急救知识;街道、社区要采取挂宣传图片、举办培训班等形式,向广大居民传授急救知识。

三是,新闻媒体要开设专栏,向社会民众介绍救命方面的知识,并把急救知识制作成公益广告,在黄金节目时间段进行反复播放,让更多的人知道学习急救知识的重要性,从而,学习急救知识,懂急救,会急救。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为了挽救更多病人的生命,各地政府应把在公共场所配备AED设备作为为民办实事来抓,尽快落实;同时,重视做好普及救命知识工作。广大民众为了自己和他人生命安全,每一个人也应当多学习点救命知识。

AED在国外的使用现状

新华社报道称,AED在公共场所的投放和配置数量是一个国家公共卫生现代化的标志性指标,一般以每10万人拥有量计算。根据《健康报》的数据,美国AED配置为每十万人有317台;日本是每十万人有555台;新加坡起步较晚,不过每十万人也超过100台。

美国:最早对AED救助进行立法

美国国家立法机构的网站显示,早在2002年,美国就为救援人员设置了专属的法律“好人法”。该法律规定,对于使用AED设备来帮助某些患者的人们(非本职工作一部分),若因操作不当或未提供充分帮助而造成患者意外伤亡,救助者不用承担民事责任。该项法律于2013年进行了完善,用来保护个人“见义勇为”的行为。

日本:便利店配备AED初尝试

日本政府于2004年允许在公共场所安装AED设备,并培训公众学习使用。从2005年开始,日本政府将学习使用AED列入中小学生日常培训项目,同时开设了心肺复苏课程。

截至2015年,日本全国共有60万台AED。日本政府正准备在24小时便利店内配备AED。目前,千叶县、三岛县、静冈县和冲绳县90%以上的便利店都装有AED。

新加坡:将确保各选举区内皆有急救人员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2017年,在新加坡民防部队的帮助下,约有2000名居民接受了心肺复苏术和AED技能的训练,目的在于培训社区内的急救人员,使他们能够对医院外的心脏骤停病例作出初步紧急救援。

截至2017年,新加坡岛上的8个选举区内,约有460个AED设备。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北京今年将发力推进AED的普及,所有地铁站均要安装、配备AED。为此,北京市卫健委日前组织召开了公共交通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工作推进会,力求加快解决火车站、地铁站、交通枢纽等公共交通场所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问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