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师傅进农家

来源:2019-10-15 查看数0

张祥福

前不久,《德清新闻》连续刊发了三个整版《渐行渐远的老行当》图片。触图生情,这些老行当图片,让我回忆起昔日泥水匠、木匠、篾匠等工匠师傅们,走村串户,兢兢业业为农家上门服务的往事。

在民间,一直来,人们对所有的匠人,统称为吃百家饭的手艺师傅。在四十多年前,这支队伍几乎清一色都是上八府(旧时对钱塘江以南金华、绍兴、温州等八市的俗称)人。那是因为上八府人口稠密,而土地资源十分贫乏,因此大批上八府人,从小学习一门手艺,来到下三府(旧时对钱塘江以北杭州、湖州、嘉兴三市的俗称)赚钱谋生。这支手艺队伍,一年四季,为家家户户建房造屋,制作各类家具、农具,与农家生活生产是那么的息息相关。在农村曾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三年不进匠,屋里不像样。”

在这支手艺师傅队伍中,农家最重视挑剔的是泥水匠、木匠。因为造房建屋毕竟是百年大计,头等大事。建房开工前,农家总要多方打听,反复比较,寻找技术高超、诚实可靠的泥水匠、木匠。

施工一旦开始,泥水匠、木匠,同步进场,分头施工,各司其职。泥水匠首先要进行丈量地基,打桩绷线,放样定型。然后开挖墙沟,埋设墙脚。紧接着便是砌砖墙或夯泥墙。作为泥水匠,肩负的重要责任是:房屋放样尺寸必须准确无误,分毫不差。墙沟开挖深浅,要严格根据地基的坚硬程度和房屋高度,认真确定。墙脚埋设中的每一块石头,必须放稳塞平,纹丝不动。而砌砖墙或夯泥墙,要达到四面墙体从上而下前后左右一条直线,不凹不凸,不偏不倚。

木匠则根据房屋设计的长、宽、高尺寸,将木料加工制作成栋柱、椽子、带斗、拼方、抬梁、穿心、桁料。最后镶穿整合成整个屋架。木匠所负的重要责任,一点也不亚于泥水匠。首先必须做到对每个部件的尺寸丈量计算准确,来不得丝毫误差。其次是,部件之间榫头与眼子相互衔接,要紧密牢固,严丝合缝。在木料使用中要搭配合理,物尽其用。还要做到所有部件锛刨光洁美观。

建造房屋是项大工程,要多名手艺师傅共同参与施工。但鉴于事关重大,在施工中,泥水匠、木匠分别各由一位师傅全程总负责,俗称把作师傅。两位把作师傅深感肩负重任,不敢有半点怠慢和松懈。泥水匠把作师傅一天到晚巡视在整个工地上,墙体每上升一点,便要认真检查测量一番,发现歪斜等情况,立即返工纠偏。木匠把作师傅,对每件预制件的长短尺寸、榫头、眼心,要反复仔细测量核对。直到房屋顺利落成,两位把作师傅才可松口气。

在泥水匠、木匠中,不少师傅除了能建造房屋外,还兼备其他技能。如泥水匠,还能垒砌灶台。这是一项技术要求较高的行当。灶台既要垒砌得漂亮美观,还要节柴省时。并且还得在灶面上画上山水鱼鸟、古代人物之类的图案,还要书写上寓意吉祥如意、风调雨顺之类的诗句、对联。需要具有文武兼备的技能,方能胜任。

而木匠,除了建房,还能制作各式家具。依靠纯手工制作结构复杂、工艺精细的八仙桌、箱子、衣橱、梳妆台等家具,并非易事,更何况,有的家具还要进行雕花刻字,难度更大。

纵观手艺师傅队伍,除了泥水匠、木匠外,其余各个行当也都必须具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如篾匠,编制的生活生产竹器具,从菜篮饭笪、淘箩篾席到谷箩晒罩、畚箕土箕,多达二十多种。这些竹制品,形状各异,大小不等,编制方法各不相同。要将竹制品编制得既漂亮美观,又结实耐用,需要经过多年的磨练,方能得心应手。又如箍桶匠,也是一项高难度行当。箍制的各式大小桶类,不下十五六种。尤其是较为复杂的腰肢式米桶、菱桶,以及精致细巧的面桶、屉盘等,难度更大。还有铁匠,要将毛坯铁块打制成锄头铁耙、菜刀柴刀等各式各样的器具,而且还要做到这些铁制器具锋利落嵌、不卷口落锷。这不是一项轻而易举能学到手的行当。

在手艺师傅中的各个行当,都是十分辛劳的。泥水匠,在埋设墙基时,需要搬动几十斤乃至一二百斤的大石块;砌砖墙、夯泥墙,都要在脚手架上操作,这些都是劳动强度很大的活。而且泥水匠施工大都在露天进行,风吹日晒,很是艰苦。木匠整天斧劈锛刨,拉锯凿眼,十分费劲吃力。篾匠除了破竹劈篾,更艰苦的是大部分活,需要长时间蹲在地上操作,深受腰酸背痛之苦。最艰苦的还要属铁匠,整天抡大锤砸铁块不说,而且工棚内煤烟弥漫,铁花四溅,环境极差。尤其是热伏夏天,傍着熊熊炉火,高温难耐。至于其他诸如漆匠、箍桶匠、棕匠等,也都很辛苦。

手艺师傅队伍中,人人都爱岗敬业。他们每天都是天刚蒙蒙亮,便开始动手劳作。上午从不中途休息,下午也是象征性地稍微歇一会儿,直到天黑才休工。每天劳作时间九、十个小时。在劳作中他们手脚麻利、功效极高。如篾匠每天总是超额完成明文规定的工作量。那时按规定每天编制两只竹篮,但不少师傅却要编三只;土箕,按规定每天编制两双,有的硬要编三双。有的师傅还利用黄昏休息时间,在灯光下帮助农家修理旧菜篮、饭笪等,深受群众好评。

对待手艺师傅,农家历来都比较尊重。无论家庭贫富,凡有手艺师傅进门,必定会购买鱼肉或杀鸡宰鸭来热情招待,并每天供一包香烟,中晚两餐酒,下午还要送上面条、包子、圆子、粽子之类的点心。而手艺师傅们则十分遵守传统行业的规矩,在就餐中注重文明礼仪,从不胡吃海喝。如饮酒,都控制在六七分左右,绝不会喝得酩酊大醉。

手艺师傅们的辛勤付出,回报也相应较为优厚。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武康一带为例,泥水匠、木匠、箍桶匠,每天工资为两元一毛;篾匠略低每天为一元八毛。其他如铁匠、漆匠、棕匠等均以件计价。不过,无论是哪个行当,其收入都要比参加生产队分红的农民高出一倍多。

今非昔比。随着社会快速发展,手艺师傅队伍也与时俱进,变化巨大。从业人员结构方面,过去那种上八府人一统天下的局面早已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大量人员参与其中。经营内容项目,从过去的单一建造土式房屋、制作竹木铁制家具农具,向建造高楼大厦、漂亮别墅,以及现代化高档时尚装修发展。施工方式,不少纯手工操作项目,已被先进的机械化所取代。更有甚者,不少行当的经营范围,已逐步缩小,甚至消失。所有这一切正是我国经济繁荣发达,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一个缩影。

0